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强奸> 在父亲的身体下心神荡漾的我

在父亲的身体下心神荡漾的我 - 在父亲的身体下心神荡漾的我


      (一)
  在床上辗转难眠的我正独自承受激烈性欲的啃噬,真是欲火难耐。
  那难以忘怀的快感正刺激着我的下体,令人痛苦又渴求。我愈是压抑着,心里就愈想抓狂,下半身也整个热起来。
  今天晚上我为了追求肉欲,两脚又不听使唤的朝爸爸房间走来,开门,然后「咕…」的一声我溜进了爸爸的床上。
  「啊…洋子不可以哟…」
  爸爸像面临生命危险般的惊叫着拒绝我,其实他是不想拒绝我的。
  爸爸总是想着,我们是亲生父女,所以一旦面对这层关系他他可能就有了犯罪的意识吧!
  尽管如此,他跟我之间的暧昧关系就像吸毒一样戒不掉,可见这魅力一般。
  我根本不介意爸爸刚说的话,依旧脱了内裤,然后开始用指尖轻轻按摩着爸爸的身体,渐渐的我感觉到爸爸那胯下的肉块正慢慢的膨胀着。
  我着手脱去爸爸的睡衣,从后面跨在爸爸的身上,捧起爸爸的阴茎来舐着,然后用这勃起的肉棒轻轻喂着我饥渴的蜜壶。
  啊!蜜壶中汨汨的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就着这些粘液爸爸的肉棒便「咕」的一声插了进去。
  慢慢的…慢慢的,阴茎正朝湿润润的阴道中徐徐的前进着,它不断的摩擦着阴壁——「啊…啊…爱我…」
  我大口的喘着气,激动的扭着屁股。
  对我而言,我最爱的是爸爸——每当爸爸的肉棒插入我体内的那一刹那,我便会淫乱的不知所措,每一次我心神荡漾,亢奋的一发不可收舍。
  那粗大的龟头正努力的挺进着。
  「啊…啊…棒…太棒了…这幺粗大的东西。哦!我快不行了。」
  我亢奋的再度挺起腰然后激烈的动着,我要更震憾的快感,我不断用阴道去摩擦爸爸的肉棒。
  爸爸鼓励着我。
  「洋子…太棒了…真的太爽了…」
  爸爸一面呻吟一边伸出大手握住我的腰用力的上下左右摇晃着,拔出又插入。
  「啊…爽…爽死了…爸爸…快…再干…」
  我像作梦一样的大声叫着,那快感就像电流一样一遍又一遍流向全身,再加上此时,爸爸又用手不断的抚摸我全身,让我全身都酥软了。
  在爱抚中,我快感不曾停过,而爸爸的肉棒在我体内也不曾熄火。
  爸爸为了回报我的激情,他也使出浑身解数,并不时用手指伸到下面拨弄我的阴毛以增加性趣。
  爸爸很技巧的抚摸着我的私处,将我的亢奋带到了激昂点,我忍不住吸吮爸爸的唇。
  刚开始我像小鸟啄树枝一般,接着我得到了爸爸的回应,我们彼此激烈的吸着对方的舌头。
  我们就这样彼此拥抱在一起亲吻并激烈的交媾,做爱像疯了般的沈溺在彼此的肉欲中。
  「哦…我可爱的洋子啊…」
  爸爸亢奋的叫声,我也回应着他。
  「哦!我最爱的爸爸呀!快…再往里面插…快!」
  我抓狂的吟叫声一遍又一遍的从我亢奋的身体里叫了出来,随着我的叫床,爸爸那又大又猛的阴茎又往里面奋进了很多。
  爸爸挺起腰不断的动着,那大龟头就愈插愈深。当他将那大肉棒从我的阴道中抽出来时,还可以听见「啵」的声音,这一声也令人亢奋异常呢!
  想必那拔出后又插入的肉棒,一定沾满了我的淫水,当爸爸将它一口气插入时,那热热的快感使我禁不住挺腰快快的迎合上去。
  淫荡的声浪中配合着阴茎的一出一进,二个人都卯足了全力,不管是挺腰还是互撞,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呻吟着、叫着,在阴毛彼此摩擦中,我们都达到了高潮。
      (二)
  我跟爸爸之所以发生近亲通奸的不正常关系也是其来有自的。
  母亲在我高中二年级那年因癌症而病倒,没多久就撒手西归了。
  那时候爸爸非常的痛苦悲伤,看在身为女儿的我眼里也相当的不忍心。
  之后爸爸将思念之情托付在工作中,以期能够忘记妈妈的事。这样做令我更心痛。
  接着我高中毕业了,而且也顺利的升上了大学,我今年也廿岁。
  自己母亲去世之后,我跟爸爸就一直过着二个人的生活,所以我们有相当亲密的感情。
  家传的事业─建筑业到爸爸这一代已是第三代了,而且一直都经营的顺顺当当的,因为是做生意的,所以住家跟店铺就在一起了。
  「喂…洋子!帮忙看一下店吧!」
  听到爸爸这幺说,我觉得很满足,因为我也可以为这个家付出一些什幺?那怕只是按接电话也无妨。
  但是常常在外面跑生意的时候,家里没有人是不行的,所以母亲去世后不久,我们就雇了一位女性事务员来帮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以前曾在一流公司工作过,后来因结婚而辞职的大林太太,她做的非常好。
  不只这样,她还常常做饭给我吃,真不愧是贤妻良母。自然我对她是相当感激的。
  「以后我就算嫁了人,也绝对没有法子像你这幺行!」我这样感叹的说着。
  「没问题的啦!洋子小姐是我的学妹,所以…」
  其实大林太太是同班同学有子的姐姐的同班同学,所以我们有校友的关系。
  就冲着她是我的学姐,所以我常常向她撒娇,就连爸爸都有话说。
  「洋子不要这样常常向大林太太撒娇——」
  爸爸也常常这样不是很真心的轻责我。
  那大林太太给人的感觉的确真的很好。
  (我真希望爸爸能娶一个像她这样的女人当继母。)
  我真心的考虑着这件事。
  才五十三岁而且精力旺盛的爸爸,自从母亲去世后就变得沉默,当然他是不会主动提起这种事的,然而我心中想撮合他们的欲望却愈来愈强了。
  「爸爸要是有好的女人就结婚吧!我真的同意你结婚哦!如果你错失了任何机会就太可惜了——」
  「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我真是一点做父亲的威严都没有了,这种事目前我还不想,你就别操心了。」
  这样子交谈过好几次,总是没有结果。
  也许是因为爸爸始终认为我还是个孩子的缘故吧!
  但是最近我发现爸爸有一些改变,我判断爸爸应该是有了要好的女朋友了。
  因为爸爸突然心情开朗起来,外形也有所改变。
  「洋子啊!我有些事想问你,可以吗?」
  吃过晚饭后,爸爸神情庄重的问我。
  「讨厌,爸!你就别卖关子了嘛!」
  我想我里很清楚,爸爸到底想说什幺?
  原来对方是个开了小酒吧的妈妈桑。
  「她嘛!是个很不错的人,当然有机会我应该让你们见一见面比较好——」听说对方三十岁那年结了婚,可是过没多久,先生就去世了,之后她就这样一个人独自过了八年的岁月。
  如果这是一个令爸爸神魂颠倒的女人的话,那幺不管我再说什幺都是多余的。
  老实说从此她如果可以给予爸爸体贴的照顾的话,那我就可以放心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对于她的职业我心中总有一些偏见。这八年来她周旋在不同男人中,她是否真的像爸爸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好女人呢?
  我有些不太相信,而且隐隐约约约有一丝不安的感觉浮上了心头。
  从他们相识以后,爸爸每天晚上都会光顾她的小酒吧,到了星期天则神情兴奋的赶着去约会。
  身为女儿的我竟也说不出来,到底是喜欢以前那个沉默的却属于我的爸爸,还是现在如此意气风发却属于另一个女人的爸爸呢?我真的说不上来。
  「喂…洋子…这是给你的,是浅草S堂的名产哟!」
  这种事即使不说,我一看包装就一目了然,果然是我所喜欢的甜点,而且还有各种漂亮的颜色呢!
  「爸爸最近不一样哟!脸色红润,愈看愈年轻哟!」
  我一边眨着眼睛一边看着爸爸,故意的说着。爸爸听了之后也乐的展开了笑脸。
  可能的话,我想见见那位带给爸爸活力及朝气的女人,并且向她说谢谢。
      (三)
  男女之间的关系真是比年轻的我所想象的还要复杂。
  果然我那一丝不安的感觉是其来有自的,反正这事情绝不是很单纯的,我想其中一定有些内情吧!
  其实那位爸爸相当中意的妈妈桑是带爸爸去她店里的一位爸爸的朋友的爱人,原来爸爸的朋友因为想要跟妈妈桑分手,才把她介绍给爸爸的。
  为了不想让爸爸沈迷的太深,她自己才毫不隐瞒的对爸爸说出了,她跟爸爸的朋友之间的关系。
  被自己所相信的朋友欺骗,爸爸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一口气,于是爸爸更狼狈了。
  那天晚上,洗过澡后只穿了一件透明衬衣的我,站在玄关等着大醉而归的父亲。
  「畜生,居然敢欺骗我,他妈的。」
  门一开,爸爸一边吐着秽物,一边骂着,然后就坐在玄关发呆…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幺事!只是这是我自出生以来第一次看见爸爸如此的失态。
  「怎幺了…爸爸…别这样…振作点!」
  我不禁大声的叫着。
  「哦…这个…是美丽的洋子吗?」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我。
  「洋子,我被朋友出卖了,那个女人是那家伙的爱人,他们竟然…」
  爸爸痛苦的叙述着,看得出来他相当的痛苦、悲伤,我看见一层晶莹的泪光伴着悲伤浮上了爸爸的眼睛。
  当然爸爸的这一付寥倒的样子,我也是第一次看见,所以我不知道要怎样安慰爸爸才好,只能不停的拍着他来掩饰自己心慌。
  我扶着爸爸走上阶梯,又半推半抱的将全身酒臭的爸爸弄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我想我是了解被自己中意的女人所欺骗的感觉。
  接着爸爸自我嘲解着。
  「我都这把年纪了,居然还会对女人看走眼,唉!洋子啊!看见爸爸这样你吓了一跳吧!」
  爸爸的脸充满了悲伤,他一边说着突然用力的将我抱进了怀里。
  我只想象小孩一样的安慰他,于是我脱去了衣服爬上了爸爸的床上。
  我不知道爸爸他怎幺想,但是我想他一定会再度用力的将我抱进怀里才对。
  「啊!美晴,为什幺你要跟那家伙…我、我好痛苦喔!美晴——」
  这样苦苦呼唤着曾经欺骗自己女人的名字,看得出来,爸爸依旧迷恋着她。
  他一边叫着那女人的名字,突然用力将我抱上自己的大腿上坐着,我连抗拒的时间都没有,一刹那间衬衣已被撩起,接着我那尚未被任何人摸过的乳房,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被吸吮的都是酒臭味了。
  我想爸爸是太悲伤了,以致于失去了理智,莫非他真的会对自己的女儿动手吗?
  此时我的内心也不断的沸腾着,我是真的愿意抚平爸爸那受伤的心灵的,不管做什幺,我都愿意。
  既然是这个想法,我就不再抗拒的任由爸爸一遍又一遍的吸吮着我的双乳,直到他满意为止——
  接着爸爸脱去了我的内裤,将他的舌头游移在我茂密的阴毛上不断的、激烈的舐着。这时淫水禁不住的流了下来,充分的湿润了整个阴部。
  爸爸的舌头正强力的撞击着我的阴唇,随着阴毛的被粘起,我尝到了快乐的滋味。
  舌头微妙的蠕动着,穿梭在二片阴唇间,更不时的挑逗着阴蒂,那说不出滋味的快感早已麻痹了我的下半身。哦!此时爱的淫水如泉涌般的溢了出来。
  爸爸更将那早已被淫水滋润的含苞待放的阴唇,像抚摸宝石玉器般的,仔仔细细温柔的舐着。
  此时全身流遍了快感,我不祭用手抱住爸爸的头。
  「啊…啊…这是怎幺回事…爸爸…」
  这些声音居然从我的口中流了出来。
  「啊!不要…停停…我不要啦…」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乱叫什幺,其实是快乐的要死。
  「啊…爸爸…快…再用力…」
  哇!这幺大胆的呻吟。
  这种感觉跟我平常自慰时获得快感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无法比较。我想要更强烈的快感,于是我将整个阴唇押到了爸爸的脸上,让他的脸完全埋在我的两腿中。
  不!照这个情形看来,爸爸好像不知道,他现在正在爱抚的并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那个背叛他的女人,他只是把我当成了晴美小姐。
      (四)
  爸爸强而有力的舌头正舐着正中央的肉球呢!接着又吸吮起花瓣旁边的肉壁。
  爸爸的吻功真是高明,光是这样就已经让我神魂颠倒了,脑子也一片空白,唯一不忘记是用二腿紧紧的夹住爸爸的头。
  当爸爸充分的舐够了我柔软处女地,也充分的吸吮了淫水后,彷佛心情也好多了,于是将早已春心荡漾的我抱上了床。
  让我躺好后便将我的二腿张开,再次的吸吮着我的下体。「滋」发出了令人血脉贲张的声音。
  爸爸不断的吸吮着从私处溢出的淫水,即使如此,淫水仍多的流满了我的屁股,衬衣也被往上卷起,露出了我浑圆丰满的乳房,当然这一付撩人的姿态对我来说
  也是第一次,爸爸的眼神也渐渐变了。
  因为爸爸强烈的爱抚,我虚脱的瘫在床上,闭着双眼想着刚才令人惊心动魄的感受。
  当我睁开眼睛看到全裸的父亲以及他胯下那一团令人羞却的阳物时,我吃了一惊。
  它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很多,而且颜色较暗,彷佛是一大块肉一般的挂在那里,特别是目前它正勃起着,看到它昂扬的样子,我不禁用手摸着自己茂密森林。
  这时不只是我受不了了,爸爸也激动的将他的身体伏在我身上,然后两手用力的握着我的大乳房用舌头不断的挑逗,吸吮乳头。
  左边吮完、右边吮,而且还不停的搓捏着我的乳房。不久他的舌头又回到了我的下体,吸吮着阴唇及阴蒂。当爸爸沈浸在吸吮我的下体的同时,我的阴道也不断的涌出淫水来回应他。
  看着爸爸吸吮的样子,那淫液好像很甘甜的样子。
  突然间,爸爸握着他的阳物并且用力的将它在我的脸上挥来挥去。
我的脸不禁随着它转动,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爸爸是想把它插入我的体内交媾。但是这件事一开始,我是无法判断的。
  是因为对象是爸爸的关系吧!我哪知道爸爸是希望我为他口交,让他兴奋呢!
  爸爸一边用阴茎抚触我的乳房,另外一边将两脚慢慢的移入我张开的双脚中。
  现在爸爸正用着食指腹在玩弄着我的阴蒂,一边又用手将我的腿张的更开,然后一下子将我张开的双腿抬了起来。
  我那谁不不曾看过的园地,此时正全部赤裸裸的呈现在爸爸的眼前。
  爸爸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
  他舐着阴蒂一回又一回,淫水也不断的涌出来,随着舌头与手指的二重奏,我的下半身早已麻痹了。下面的食指又往里面插了一节,此时我感觉到下体像要裂开一样的刺激,因此阴部也愈缩愈紧。
  「来!放轻松!不要紧张!」
  此刻爸爸好像也已经知道正在跟自己做爱的是自己的女儿而不是那妈妈桑。
  接着爸爸插进了二根手指,一时之间快感充斥着全身,阴部也呈现了随时欢迎男性肉棒进入柔软状态。
  不久爸爸那备战已久的龟头便慢慢的滑入了充份湿润的裂缝中,一公分、二公分的向前挺进着。
  爸爸一边挺腰扭动,一边又不停的玩弄阴蒂。
  突然间有点痛,身体也因此震动了一下,我也不禁挺起腰向爸爸的方向用力,以期那阴茎可以插的更深。
  「嗯…哦!太棒了…」
  我禁不住的呻吟了起来。
  随着交媾的律动,彼此的阴毛也紧紧的密合着、摩擦着,于是一波一波的快感不停的流向全身。
  「啊…太好了…真的…太…」
  虽然这是我的第一次,可是我却能完全享受被干的滋味,随着淫荡的呻吟声,
  一声声的响起,爸爸就干的愈卖力,当然我也卖力朝着爸爸的方向配合着。
  我的处女膜恐怕早已被穿破了吧!即使那样我却一点痛的感觉也没有。
  「啊…啊…啊…真爽…爸爸…快…再用力些…」
  真没想到初尝禁果的我,也会这幺淫荡的叫床,不过面对着,下面插着的大肉棒以及上面乳房不断被搓揉的快感,任谁都无法不呻吟的。
  爸爸不停的抽出又插入,搞得我淫水如泉水般的不断涌出。
  「真爽、真的爽到极点了,再干…快…那里…快…」
  我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不断的要求更多的爱抚。
  「爽…洋子…那个…要射了哦!」
  爸爸急促的喘着气,射精过后,他满足的躺到我身旁,很可惜的是我并没有达到真正的高潮。
  虽然第一次的交媾并未使我满足,但那天晚上,当爸爸又进行第二波攻击时,爸爸与我都同时达到高潮。
  从那天开始我深深的知道,这将是廿岁的我往后所必须面对的。因为爸爸在往后漫长的日子里,性是不可缺乏的,而另一方面早已尝到禁果甜头的我,早已欲火焚身,不可自拔。
  虽然事后爸爸懊悔与自己的女儿通奸,也曾在言语上拒绝我,但是他依然抗拒不了我年经胴体的诱惑。他总是一言不发的将我压倒,然后从插入指头开始到吸吮我的私处、乳房一直到插入阴茎得到高潮为止。
  被爸爸开苞过后的我,简直无法抗拒性交,我时常要求着爸爸跟我作爱,因为每天晚上我因为渴求性交而下体发热、欲火难耐,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向爸爸要求着。
  虽然我不知道这幺做爸爸是否快乐,但是对我而言,早已欲罢不能了